東涌・達東路

東涌達東路

盧勁池 文類:新詩

作者簡介

盧勁池

香港詩人,視障者,長年受西醫無法確診的病患所困,致力於透過文學創作、編輯和共融藝術策展等工作,達至殘疾人的自我倡權和文化建設。


 

1.

每走進這名店商場,我就哼起曲
那是你每天清晨,聽起來
最厭惡的音樂,然後我
繼續微笑,然後等待──

關於你口中描述的那些
滑稽、委曲又繽紛的
商場佈景

2.

每天,我多麼熱衷於
從九龍西的一個老舊社區走來
搖著盲人白杖,錯過地車
然後在擠擁的下班人群中捕足
迷路的快感
一次後人類時代的
無障礙旅行

4

然而這個十二月,我從另一趟治療的旅程回來
到底前往你家的路,是否已經
變得更為擠擁?但你並沒回答
只想到尖礪的管風琴,錯體的馬
透明的高聳建築
從對岸的大橋冒起
世界一片空寂,

5.

或許我是深信著市場的購買力
那些歪曲的肩頸,那些過剩的情緒
沒有現實界線的想像,和不斷
抽搐的手,總有一天乭以
跟那些輪椅、白杖和失明眼鏡一樣
成為各種,VR模擬實境
五一假期的等價交換
充滿愛心的打咭熱點
從朋友圈大濃

6.

當說到他們,昨天從中山出發
換乘兩次公車,坐上直通巴士
約兩小時可牴達大橋口岸,如果直接
坐計程車到珠海,還可以減省
半個小時,我說
已經很方便呢?
你說也是。但
B6站沒有車入城
時間已經太晚。

7.

我一直熱衷於想望
那些我永遠
無法抵達的
任何地境,然後如常地
搖著盲人白杖,錯過地車
然後在擠擁的下班人群中
締造一個又一個
破額的搭乘人次,我知道絕望之虛妄
跟美學一般勵志,空氣既然彼此需要
空間和意識形態的截斷性
早亦返魂乏術
我咬破下唇,視野混濁
一路搖搖晃晃,我說我們
不如繼續走下去??
反正除了穿越
根本再無路可逃


東涌的其他文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