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咀・海輝道

大角咀石灘

陳振強 文類:散文

作者簡介

陳振強

塵世中的一個迷途小書僮,留戀一切閃閃發光的事物。比起寫作,更喜歡讀書。


 

石灘到處都是石,這明顯是一句廢話。但對於我們這些壞學生而言,這大概就是關於這個爛地方,最大的印象。

石灘位於大角咀,座落於櫻桃街的盡頭,其實就只是一座石堤。不過我在那裡混跡十多年,卻從來不見任何一艘船泊岸,大概是歲月帶走了這裡的繁華。我亦從沒有想過,亦不希望這裡出現繁華的景象。

畢竟對於壞學生,由其是貧窮的壞學生而言,這個被豪宅包圍,卻破破爛爛的地方,大概是唯一的安身之所。壞學生們在這裡,其實也不會發生什麼大問題,畢竟一個只有石頭的爛地方,你倒是給我搞一些大問題出來看看?最多就是打打架,喝喝酒,而且因為石灘是一條長長的石堤,那怕打架,我們也打得小心翼翼,大概比起你第一次織頸巾給喜歡的人更為小心。而警察們,也通常不會來這個地方,彷彿有個結界,壞學生們走進這裡,就是一個遊樂園。

但這個地方,一點也不悶。或者說,是我的同伴們一點都不悶吧?捉迷藏、真心話大冒險、猜枚、賭錢……各種事情也可以做,甚至乎,在一次無聊的倒數中(對,這個地方,也是可以看到煙花的),我們試過在石頭上生熱,竟真的給我們弄出火來,別問我怎樣做的,只是那天,我吃了最重海水味,卻沒有煮一樣海鮮的火鍋。

當然談戀愛也不錯,我也曾經在這裡和喜歡的人表白,那夜她笑了笑,把手伸了出來,天氣很冷,海水味很臭,我很壞,她很好。

這裡很好。

後來我們逐漸成長,不得不四散於塵埃之中,沒有人在意,我猜石灘有靈的話,也不會在意。畢竟自有新一代的壞學生,來這裡胡鬧,搗亂。

石灘曾經是可以進入的,直至我的朋友失戀喝醉,並失足掉進海裡後,就變得鐵網重重,而且和我朋友的心境一樣:不准進入,自此之後,所有壞學生,也只能在石灘的側邊流連,不能進入石堤範圍。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個社會的效率,原來可以忽然提高。同時,這亦令我意識到,這世界並不會去開解你的不快,他們甚至對你的不快毫不在意。

他們只會想方法制止你解決不快,一如現今社會。

暫不發牢騷。我記得當時到醫院探望朋友,他淚眼汪汪,不知是痛還是疼,我也沒問,只是走之前偷偷給他留下兩罐藍冰啤酒。後來因不同原因,我與朋友漸行漸遠,兩俱無言,於是印象中的他,就始終停留在身披繃帶,淚眼汪汪的樣子。

這麼多年了,石灘依舊是石灘,只是多了一些配套,更名為海濱長廊,附近依然是鐘鳴鼎食之家,但一代又一代的壞學生,不管怎長大,卻始終與石灘藕斷絲連。最近一次到石灘,我帶著喜歡的女孩來倒數,在狂歡之中,我似乎見到那個掉下海裡的朋友匆匆而過,身旁不知是否有人相伴。我沒留意,也覺得不太重要。

畢竟,我至少知道他痊癒了。在新一年的凝視之中,他的身影在流動的倒數人群中,伴隨石灘的海水臭味,漸行漸遠。


大角咀的其他文章(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