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夏愨道

夏愨道

杜婉儀 文類:小說

作者簡介

杜婉儀

一九九八年生於香港。


 

K 倚着石壆而坐,敲打著酸軟的雙腳。友人毫不客氣地枕在鼓起的背包,屈曲着腳,就要睡了。明明是一條行車道,這裡只有密密麻麻的黑衣人。

六月的風悶熱凝滯,人的動作不斷重複於既定的空間。畫著眼線的MK妹高呼「有冇人想食M記嘅包?」,穿著格子恤衫的阿叔拿著一箱水派,看不清 容貌的青年不斷借力給要跨過這邊的人。第一次從大馬路看天空,香港的天空向來都映入了一截一段高樓大廈。金鐘廊的商鋪燈光不滅,黑夜籠罩着一層暮色,像是Iphone的鏡頭染了塵埃拍出來的照片。這種感覺很奇特,四周都是腳步聲、談話聲、大聲公廣播聲,但你的耳朵雖然接受了這些聲音,但你聽不見這些聲音。就像是在圖書館戴上耳機聽音樂的時候,你的靈魂彷彿飄往另一世界。

兩人沒有說話,靜靜地休息。K划着手機,看著各種新聞的消息,也沒有什麼想法。一群群人悄然離去,漸漸地腳步聲越來越急速,「最後一架尾班車 啦,快啲啦!」道別、奔跑、閒聊,這一切都與 K 無關。汗水黏膩在皮膚上,臉油與不織布的纖維同糊在口罩裡,噴出來的熱氣蒸上額頭,喉嚨很乾但不敢喝水。

「喂,我問你呀,點解你咁鍾意H?」
「……我都唔知呀,不過我覺得佢好好。」
「你有冇同佢傾計呀?」
「佢無覆我。」
「喂,咁你未去表白囉!佢依家係唔係度?」
「吓?」
「你都癡線。」
「我講真㗎,你鍾意又唔講,咁佢點知呢?」
「癡線……」
「我認真㗎,If not now,then when?」

K覺得她現在一定是瘋狂了,她看著自己在顯示屏上打出了訊息。

「咁點講?」
「當面囉。」
「邊度?」
「馬路囉,平時都冇咩機會。仲好添,不知幾浪漫。」

K脫下了口罩,補了豆沙Mocha色的唇膏,站在夏慤道T字的路口那處等 H。

他說再多等一會。

熟悉的旋律在兩人中學時代曾不斷響起,兩人同在教會學校諗了六年。其實中學時代的她們並不是那麼熟,但現在卻天天見面。煲底流淌著冰冷的夜 風,聖詩也不能溫暖兩人。現實就是窮人到教堂禱告,挨餓受凍的日子繼續過下去。一排圍欄的警察面無表情,告訴你它們跟那些手裏舉著的那些黑壓壓的鏡頭是一樣的。注視著這些高足蜘蛛似的鏡頭,K卻漸漸睡著了。

K乍然驚醒,還是沒有H的訊息。

天色轉白,兩人走回行車道。傾斜的行車路像一條短小的瀑布。寬闊得像一條大河粉,然而一群黑壓壓的防暴警察橫著連成一隊軍隊,由一個穿風衣的 女子帶領著走到防線前,像外星人侵略地球那樣的怪異降臨。K懷疑自己置身於電影拍攝場面,拍一齣邪終不能勝正的動作電影。零丁的雪糕筒就這樣虛弱地臥在這隊機器前。左邊隔著另一條行車線是通往添馬公園的扶手電梯,那裏就有一間麥當勞。向上望去是無人的海富天橋,右邊是普通的行人路,遠一點便是連儂樓梯,彩色的Memo紙和海報像花開滿了樓梯。

刺耳的音響播著吧喳虛偽的勸告,手裡拿著大聲公,面無同情、毫無誠意的褐色嘴唇吐出一個個音節。想起周星馳的談判專家。人緊張時腦海裡總是浮 現一些無關痛癢的瑣事。緊握著友人的手,眼罩裡的霧氣遮擋了視線。社工激 昂的言辭一次次被談判專家的大聲公掩蓋。

K 想,如果2014年她就在夏慤道,可能就可以看到當年的 H。


金鐘的其他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