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台山・油街

垃圾桶上的煙灰

李日朗 文類:散文

作者簡介

李日朗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教練,我真係好想返工啊。」


近這兩年,油街變得熱鬧起來。我也常常拍這裏的變化。有一幢建設中的商廈,也有一座建設中的住宅。天秤在旋轉着,宏利大廈旁的瑪莎拉蒂也在旋轉着車輪。一切事物都快了起來。

在我家的樓下,宏利旁邊,有一個長年有人在食煙的垃圾桶。桶上的煙灰缸長年積着在宏利上班的人所留下的煙灰,和在為旁邊建設中的大廈賣樓的地產佬留下的煙灰。只要有光散在這個垃圾桶上,就會無聲地飄着煙。我拍了數張垃圾桶的相。它在煙中脫離了時間和速度,轉化為山中廟裏的香爐。

後來我開始拿着相機,在這飄着煙的地方拍照。一般會在這裏食煙的,不是保險佬,就是地產佬。要分辦他們也不難,只要看他們手上有沒有拿着賣樓的小冊子就可以知曉。基本上,他們的西裝很俐落,很修身,頭也蠟得油亮,十個有九個是油頭。有人會穿上棗紅色、或是銀灰色的西裝。凡是穿上這種西裝的,都會群着另外三四個同樣穿着鮮色西裝的。他們的煙食得很大口,很長。煙頭會發出黃色的火光,然後會吐出一大口煙,流經他們的臉容散開,矇糊了他們的臉。我拍了不少他們的照片,色彩很濃,煙也迷離。他們的煙也食得很快,食的頻率很快。然後就將煙丟到煙灰缸中。煙依然發出微弱的火光。我又拍了幾張,即將熄的煙的相。

還有三四個獨自來食煙的。他們食的頻率很慢,也很輕。火光在他們的手指頭之間微弱的發光。他們看着手機,拿煙的手靜靜的垂下,火慢慢的侵蝕着煙,變灰。他們看見煙灰多起來,就會把它在煙灰缸上抖一抖,用手指抖落灰,然後又會輕輕的食一口。我拍着他們,他們的動態很靜,煙食得很慢,煙很弱,只是在他們垂下的眼簾旁流過。我常常會拍他們那凝視着某處的表情,煙沒有遮著他們的臉,令我能拍得更、很清晰。那滲着淡淡黑眼圈的眼框,到底朝向甚麼?我順着他們的視線,拍了一張相。

相中是那座旋轉中的天秤。


炮台山的其他文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