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嶺・吉祥街

吉祥——街

李婉薇 文類:散文

作者簡介

李婉薇

誕於千禧,喜愛文學。形骸終消殞,文學且傳世。


 

從一條大直百和路中拐彎而至的,正是不顯眼的吉祥街。

俯視這條街算起來又二十載,追想起初次得悉此街名才髫齡之時。那晚父親一手提著購物袋,另一手牽著連蹦帶跳的我,又走過吉祥街,準備回家。忽然路旁草叢躥出一隻小貓,牠披著橘黃色的皮毛,腦勺子微微垂下,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見狀,我欲上前逗逗牠,我這一下子輕舉妄動似乎把牠嚇壞了。我卻步的同時,牠往馬路中心奔竄而去;牠往馬路中心奔竄而去的同時,一輛黑色的私家車風馳電掣的拐入了這吉祥街。

在這街道上,我和父親都停住了腳步,在面前的馬路上,小貓停止了顫動。而車子,卻沒有為我們任何一個而停下。父親慌忙去找屋苑的保安前來幫忙,作為一個小女孩卻無能為力的蹲坐在路旁,凝視著伏在冰冷柏油路上的小生命。

不,不再有生命。

保安趕至,用一匹略為殘破的白布抱起牠,低語了一聲「吉祥」。我懵懂的問了是什麼意思,保安娓娓道來牠是活躍於這條街的流浪貓,有好幾年了,而吉祥慣常在傍晚時分才會現身,使然我從前未遇到過牠。因為牠只在吉祥街徘徘徊徊,居民為牠取了名為吉祥,寓意為吉祥貓,父親接道向我解釋吉祥就是幸運的意思。賜牠吉祥之名,卻沒能予牠祥瑞之兆,想起來倒是蠻諷刺的。

後來吉祥怎樣被處理了,不得而知,只知道牠現在還活著。活著在這條街的某一隅,用牠走過彩虹橋的身軀活著,至少,在我的舊夢中活著。

吉祥之意,似乎在吉祥的命運中成了詛咒,卻剛好是命運的羈絆。多次反覆設想如果牠不在吉祥街,如果晚上我沒有吵著要隨行父親去便利商店,如果我沒有妄動去逗牠,牠是否能逃過這個厄運?牠的生命溘然消逝,甚至只在我眼前躍動過一瞬,但十多年後,我還是未能對此釋懷。只因長時間來,我都把這責任全然歸咎於自身。往後每逢在街上碰見小橘貓,難免下意識地喚牠一聲吉祥。明知道牠不是,但卻極其渴望牠是。真實存在過的吉祥,我偏偏未曾喚過牠。或許,我能早點知道牠的名字,在嘗試靠近的時候讓牠聽到熟悉的名字,能讓牠心裡安穩些。那輛輾過牠的車子,還有我,就不必背負任何罪名。吉祥二字,予我而言充斥著懊悔和厄運,是與其名有著牴牾的存在。

儘管如此,印有吉祥街的街牌依舊理直氣壯地佇立在拐角之處,而在我眼中卻像極了刻有牠名字的孤墳野塚。

「你家在哪?」

「哪一條街?」

吉祥街,對於每一座坐立於此的樓宇,每一輛拐彎而入的車輛,每一個途經的人們,都存在不一的象徵意義。我卻從未以吉祥街之名向人表述自己居住處的實際位置,在我既定印象中,這只是條象徵命蹇的街道罷了。聽起來擁有好運徵兆的名字,暗藏我獨力守著的深深矛盾。我不願道出的,或許是那無法逆轉的遺憾,亦是那遺憾所專屬的稱呼。

原來牠擁有一個名字。那也好,便於我把牠好好安葬在我心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