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偶天成

香港街道名字五花八門,有以異地命名的街,也有以人物命名的街,盡顯香港多元混雜的特性。名字彷彿是一條通道,那些我們從小聽過,卻從沒深究過的名字,或許都連結到某個熟悉又陌生的人物、鄰近又遙遠的地方。本欄目邀請有跨地生活經驗的本地及外地作家,書寫兩條分別處於香港及外地的同名街道,以名字為觸發,穿透名字背後所蘊藏的歷史、文化,足以照見本土的多重維度,呈現多元並置的世界,也為地景書寫引入更複雜的思想與現實層次。

天神與天后

袁紹珊 | March 28, 2018

    迄今為止,我人生中有六年時間,幾乎每天必經天神巷;天后廟道,我卻只逗留過一個晚上。 […]

高街

黃愛華 | April 27, 2018

  住在德國科隆已滿一年,也不知何故跟這座城市結下緣份,起初只打算短留三星期,怎料一放下行李箱,四季 […]

大學之道

鄒頌華 | April 27, 2018

  要不是為「街偶天成」寫文章,也沒想過原來香港目前有五條街名也名為「大學道」,分別位於五所大學。而 […]

赫德道與台基廠頭條:Her Majesty and Chinese H(e)art

盧燕珊 | March 26, 2018

  自08奧運移居北京後,每年某夜至凌晨,總學遊魂野鬼於大街溜躂,以一個人徒步之Ritual,悼念消 […]

一頭虎斑貓藏身熱帶水果叢

房慧真 | April 27, 2018

  從九龍出發,乘渡輪過海,新買的皮鞋踩上甲板,在搖晃的船身上蹦跳,有種儀式感,靠岸後換搭雙層窄身叮 […]

路上

游靜 | January 25, 2018

  我們總忘記大部分走過的路;有些卻是每天要走,不得不走。此生註定,綁在一起。每一次見工填表維修送貨 […]

北京路和北京道

廖偉棠 | November 21, 2017

  我四十一年的生命,有八分一消耗在北京,像一瓶啤酒,其中最洋溢最接近泡沫的部分,就是那時,邊喝邊灑 […]

水仙

駱以軍 | April 27, 2018

我在香港大角咀住過三個月,那恰好是一整個春天,殘酷的春天,黃梅天,感覺無止無盡的下雨,因為街道比起台北窄小,高 […]

像樹的記憶──記滑鐵盧

甄拔濤 | November 17, 2017

  多年前,第一次去倫敦,住宿的地方是朋友訂的。到達時,看看街名,才知道住在 Great Portl […]

祝願道

Sabrina Yeung | November 16, 2017

  一條沒特色的街道是怎樣的呢?卡繆在《鼠疫》中這樣形容一個沒特色的城市: 「怎麼能使人想像出一座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