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禮頓道

由禮頓道到加路連山道

鍾國強 文類:新詩

作者簡介

鍾國強

曾獲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創作獎、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2015年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家年獎(文學藝術)等。著有詩集《圈定》、《路上風景》、《門窗風雨》、《城市浮游》、《生長的房子》、《只道尋常》、《開在馬路上的雨傘》,散文集《兩個城市》、《記憶有樹》、《字如初見》,小說集《有時或忘》,詩評集《浮想漫讀》等。


記憶不知鑽進街上
哪個補過又補的洞?
新的榕樹又長出來了
來得及被再度磨利的
刀斧修理
被緘默的鴿鳴啄碎
鋪路中的骨白直指前方
急速拐彎的地方
曾經有茶餐廳
名為蘭芳
如今是連鎖的燒臘
燒十枚酷陽在冷色的店
汗在玻璃
如滴下枯乾
又再生長的文字

又再生長的街道
草色的舊樓房孵著
一列新店
離鳳城不遠
又再長出 Benz 專門店
只有書報攤閉合
在大白天裡如夜葉
還有附在文字上的魂靈
木頭車和三色袋
牢牢綑綁在一起
要我們認清主人
巨型廣告牌上的裝酷
和微笑
在劣績期都難挽頹勢
交叉口屹立的電箱
再無九龍皇帝
只有單眼仔通渠
禁止標貼
的繁殖

蒸餾水空樽在路旁
由一至百的自我
默默算計
保良局的樹
剛擺出迎接的姿勢
又趕緊收歛
善門容子稚
苦海作慈航
門面的話這麼說
轉角的樹樁仍在
仍蹲得高高的不讓人坐
南華會是中菜廳和咖啡閣
足球呢足球呢?
牆隙有若干不知名的植物
望著不密不疏
不像假日回想也不像
平日的交通

記憶中的日子是否往回
生長?榕髯縮回
枝椏無名處
仍窺看對面的名牌櫥櫃
明火還是無火
教堂半透明的玻璃沒有答案
利園與可口可樂廣告牌
也沒有
老餅店的窗仍像牢房
香腸在滾動
不見感動的人在探望
教會名校的後門
又聚了不少人
從幼稚園開始
生涯與善惡
彷彿對面久被凍結的資產
忽又成了熱鬧的酒店
天橋下有高價回收
電器,如今也收
古木傢俬和黑膠唱片
甚麼時候
人們會再擲杯
為號?過濫的陽光毫不費勁
穿透營養不良的樹篷
還可以叫作樹篷麼?
底下淒厲一聲
一步一踏碎
紛然墜下的
一隻又一隻
三腳烏鴉
及貓
與文字

20171011

 


銅鑼灣的其他文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