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路

周漢輝 July 19, 2016 則回應

作者簡介

周漢輝

周漢輝,曾用筆名波希米亞,信耶穌,香港公開大學畢業。寫詩與散文,獲香港台灣二地多項文學獎及2014香港藝術發展獎—藝術新秀獎(文學藝術);2010年出版過詩集《長鏡頭》,近設Facebook專頁「香港公屋詩系」。


13244605_1425374264155799_6191026734113346821_n

 

13267798_1425374294155796_3638535112684730098_n

後記:

他者還原為私我,公共屋邨聚焦作童年記憶,而冷靜轉見抒情,始不離終。公屋詩系在我的任性下告一段落,第十首借取了觀塘和樂邨為背景,一頭栽進密封在我內 裡的我——每天乘校巴上學放學必經邨中一道樓梯,這一上一下,也是跟小學兩位女同學的相聚與分別,我只記得她們的名字,頭髮的長短,婉約與爽朗,我喜歡她 髮膚的清香,喜歡她說不完的靈異故事,於是我給她們朝夕塑造,正如我們各自回家收看亞洲電視播映的日本動畫《橙路》,阿圓阿光恭介二女一男的搭配難道不是 描畫著我們的際遇嗎?六七年後,當我早已隨家人搬往上水,平庸混過中學生活,不時掏出《橙路》的錄影帶重溫,驀然大有一種體悟,世上只剩下自己,或孤獨把 自己以外的世界削除乾淨,那麼光禿,卻那麼奥妙,到底同一時間世上還有沒有人跟我想起同一件事?有沒有人像我在看《橙路》?思緒漫飛之間,彷彿重新在茫茫 宇宙中安放自己,只有我在。
詩題〈橙路〉無疑也來自任性,本來用上與詩中內容相關之物,後來索性隨心所想為詩命名,純然想自己有這一首名為〈橙路〉的詩。恰似詩系中的第五首向經典電視劇《大時代》致敬,並不著眼於前人有否寫過,或後人會否再寫,這些教我造我的次文化,自有我終須寫入詩中的理由。再拉闊開去,書寫公共屋邨,我必不是首作,也肯定非最後一人。
後會有期。

〈橙路〉
——公屋詩系之十,觀塘和樂邨。向陪我成長的日本動畫《橙路》致敬。
作者:周漢輝

日語歌,竹節,斜坡
順勢流下去墊升了腳步
你唸小五,恭介高中轉校
他點算著梯級,不像你
放學後仍要走下,長大一天
從後看他按劇情推進縱身
接下風中紅草帽,初見阿圓
長髮瀏海,爭論九十九級
或是一百級,就在坡頂
教你仰頭,像康寧道豎立
向天空舉獻燈柱與花樹
你獃望校巴後窗外,想像
駕駛倒行的車,從世上退去
前進,小蓮走半個長形車廂
把你拉回去,聽她未說完的
鬼故事,桃木劍斷即咬破指頭
嘩——痛入臂內美怡才放手
你才寧願多痛,片刻。午陽
分透車窗,小蓮背光播下魅影
美怡與你聽下去時,鄰窗是
你家的電視機,結局時空交錯
阿光留住短髮留住配角戲份
於三角關係,主角倆終吻在樹下
你們仨在和樂邨下車,說再見
兩個背影各走一方,你望此
顧彼,像恭介,猶豫得,失足
滾落梯級,而記憶倒靠此挺立
奔跳,像脊椎支撐著肉身——貓
你說有,有了。上月主日崇拜
然後你陪她出入童年,那是
屯門山景邨。阿們。她頭髮
不長也不算短,愛聽你談往事
貓獨守坡頂,垂看坡下竹林
像一大把逗貓棒,搖移視線
折回身旁你的眼內,貓人互止
你只牽緊她,念及另一隻貓
恭介家中所養,從動畫畫面
跌出,打過呵欠,低頭瞟你
再伸懶腰,你正學著點算梯級
來倒數灰雲吐飛一頂紅草帽

 

(原文刊於「香港公屋詩系」臉書專頁,2-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