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麻地・廟街

2003廟街漫遊

李萍萍(姜平) 文類:新詩

作者簡介

李萍萍(姜平)


廟街

走出了一個四通八達的地下世界,

是昔日王子殿下的遺跡。

不由自主的,向那老人走去,

未到達之時,已鑽入了其中一個分叉,

看見那建構中的角落。

 

壓得低低的天幕

有點灰白,

那是來自四方八面的粒子

造成的惡果。

天藍的幕,是買不到的。

布幕上,

有陳舊的積木,

可能早年是珍珠白,

現在是陳舊的黑撻撻,

歲月的積蓄。

遠離,

才可能見不到灰色。

 

洗禮過後,

換來的

不是新生,

只是痕跡沖了上地面,

充塞在老鼠與蟑螂的天堂,

混和著那不會腐化的雪,

化成沼氣,不礙事,

你我早已百毒不侵。

 

建築師

在搭建他們的角落,

嚴肅的關係,灰白早已變成灰藍,

原本存在的一切早已煙沒在那灰藍之中。

黃色的光已映照大地,但

它不偉大,

因為根本沒有這個需要,日夜早已顛倒。

電影在跳格,有人按著快播的按鈕?

建築師已完成他們的工程!

搖身一變,

是漁夫,網羅遊經的小魚。

 

擲下情慾之網,

泥鰍蜂踴而至,

垃圾作的餌,

也甘於沉浸在慾海之中,

也許大海並不是牠們的家,

說穿了,

還是泥鰍喜歡垃圾供給牠們的淫樂,

漁夫知道自己幹著低級的勾當,

撒下的網很小很小,

方便收網……

「四仔埋來睇埋來揀!」

「包清包靚!」

不斷的撒下一張一張的虛網……

 

許許多多的角落,

許多似是而非的廢物,

無謂的,但

走進這個角落,

慾望會自然的升起,

萬能插蘇、燈飾、電話機  

舊格鬥漫畫,亦舒的小說,

一直陳列在架上,

若然需求線一直保持著低水平,

不可能有這個位置,

離開那地方,

它們就更無謂。

 

一棵快要枯萎的果樹,

有很多零落的果子在其上,

打瘀了的蘋果、

磨了砂的橙,

在灰藍的布幕下,

什麼都變了色…

 

老黃鶯的歌聲傳來,

牠被壓在罐頭裡。

有成千的觀頭,

只有牠能發聲,

不是特別的出色,

只是順手拈來的榮幸……

是醃製的涼果,

酸酸甜甜,

百般滋味,

老鷹也在低空盤旋,

牠是黃鶯的知音。

 

有一群流浪貓盤據著,

發著怨狠的眼神,

世界虧欠牠們似的,

有點呆滯,

一枝枝的酒樽,

原來是一群醉貓……

倚靠著世界的剩餘物資而生存還

兇狠的對著世界,

權利呢?

誰也沒錯啊!

 

隆隆隆隆隆……

東風螺、獅蚶在開水中漫舞、

蜆在火光中跳躍、

蝦與蠔與麵粉玩著風火輪,

馬路是他們的表演地,

不能只駐足觀賞,

唯有與他們玩弄著危險的動作,

那怕之後要與馬桶為伴……

 

毛澤東…印尼少女

又把你停下,

古舊的威嚴,典雅的細緻,

叫你愛不釋手…

還是不願付出,

害怕會變成水魚,

西方的眼光樂意之致,

本土知道真價值,

反而吝嗇。

 

一班先知向你招手,

像看穿你的未來,

有風格,但

我只是一個經過的人,不需要別人的指點,

「靚女,贈你兩句唔收錢~」

只有病人找醫生,沒有醫生找病人,

倒不如轉進下一個分叉,

去聽那從罐頭飛出來的黃鶯賣唱……

 

沒有組織的構造,

沒有理由的建築,

沒有原因的凝聚,

就是這一抺風景。


油麻地的其他文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