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沙咀・諾士佛臺

諾士佛臺向海——念蕭紅

關天林 文類:詩

作者簡介

關天林

男,1984年生,曾任專上學院導師,剛於上海完成博士課程。詩作曾獲大學文學獎及青年文學獎,詩集《本體夜涼如水》獲第十三屆中文學學雙年獎推薦獎。在詩裡追求拋擲的風景、結構的磨礪,和命運的體驗。


 

不醉無歸的人最後還是酒醒了
沿天文臺道的斜坡,在失眠的灰鴿
丹砂或金碧的,好像被醃漬過的凝眸裡
回去華麗酒店。
這裡曾經像風眼那樣安靜
當你從亂離的大陸棲遲於此,想用更多的安靜
撫平噓氣即痛的裂口,像你面南
所憑覽的海面:你傳世的寂寞
總需要一個開端。而今晚
又應該比你遷進或棄走的那晚熱鬧
四面的巨型風扇拂動
泡沫似的眼,玻璃碎盡掃一邊,孤單的人
擠在以野火為名的酒吧裡
連老樹也很放心
橫伸出暴烈的根脈,滲吸
後巷的油煙與陰影,而在颱風過境前
或離境後的一天,甚至是風雨之夕
旅客依舊閃身躲進三日兩夜的套房
工人依舊收集空酒樽,卸下氣罐,抽最後一根煙
四面的巨型風扇準時吹拂
八號風球懸掛或除下
作為更大的臺階,悄然升降的梯級
依舊輕軟,微帶南方的黏濕。
你奔波回來,躲在看海種花的窗邊
用舌苔回味混和哨煙的黏濕,故鄉的泥坑
浮上來,日子一不留神
或正因為留了點神就滑下去:你喜歡
回味這自然的結果。
不醉無歸但到底酒醒了的人
沿斜路經過更多酒吧,一些婚紗店,一些
枯枝與敗葉
走到搖搖晃晃的海邊。
小島光燃滅,遠海才是你的墓園
那裡的安寧曾為等待北風
回轉的你所欣羡,一條河
不太熱鬧又不甘寂靜的在眼前湧流
眼是醃漬過的,幽藍,深綠。
一千次風球除下。

 

投稿連結

尖沙咀的其他文章(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