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亞皆老街

快樂王子

黃可偉 文類:小說

作者簡介

黃可偉

黃可偉(WONG Ho-wai Tomaz),香港土著,1981年出生。2003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2007年獲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文學碩士,2012年獲同系哲學碩士。現為自由寫作人,2014年開始擔任香港《線報》(Line Post)專欄作者、2015年任香港練習文化實驗室(Culture Lab+)副社長。2016年5月出版首本本土小說《田園誌》。


 

L Place屹立在亞皆老街後,梁伯伯為了慶祝這幢超級大廈落成,命機械鐵鳥蒐集拆掉舊樓後剝下來的鋼筋,送去工廠加工後鑄造一個黑色雕像,雕塑外表漆黑,裏面有一顆漆黑的心,他跟傳媒說:「雕像由過去齷齪的舊樓鋼筋煉製成,代表旺角經歷都市重建,浴火重生,又代表L Place接通過去。L Place就是Life,代表青蛙城的生命,所以我也將雕塑命名:『快樂王子』。祝福青蛙城市民永遠開心快樂!」

快樂王子站在L Place門口,瘦長身子往上伸展,雙手向上高舉,雀躍歡騰,真像他的名字一樣快樂。他下面放了幾張圓形像黑色眼淚的凳子,梁伯伯說L Place前這片小空地就是市民的公共空間,大家可以隨意活動,也看以見到上面的藍天,是梁氏在這片侷促的旺角留給市民的小心意。

快樂王子守護著L Place,吸收了日月雨露精華,忽然有了生命。他雙腳埋在地下不能走動,只得守在原地,目睹來來往往的人與車經過。大家也不知道快樂王子有了生命,從不理會他,他苦悶死了。有一天,一個面紅紅的大眼睛小朋友坐在眼淚凳子上,抬頭看著快樂王子,對他說:「王子啊王子!你知不知道在丹麥有一個雕像也與你一樣叫快樂王子?」快樂王子很開心,終於有人跟自己說話了,他便跟小朋友說:「丹麥那個是怎樣的啊?」小朋友起初聽到一把聲音,可是周圍都無人說話。快樂王子再說了一遍,小朋友才知道誰在說話,其他人彷彿完全沒聽到,只沈醉在滑手機的狂喜中。小朋友告訴青蛙城的快樂王子那丹麥王子的故事,他知道故事後,說:「很悲傷啊!可是你願意做我朋友,當我的眼睛嗎?」這位叫偉偉的小朋友之後不止做了王子的朋友,當了他眼睛,還告訴他很多故事。

偉偉說外婆在新填地街開了一間士多,做了五十年了,是自置物業,他們一家住在樓上三樓。偉偉說周圍的叔叔伯伯,公公婆婆都看著自己長大,最愛幫襯外婆的店。外婆的店是百寶箱,甚麼也有,由大人喝的啤酒、小朋友喝的維他奶、不能喝的豉油,到任何人都愛吃的薯片、魷魚絲、栗一燒都有,還有一些外面已經很難找到,像眼鏡朱古力、媽咪麵與史密夫果汁糖。外婆說還好是自己舖頭,否則青蛙城天天加租,早晚要關門。旁邊的洗衣舖、齋舖、鐵器舖、雜貨舖、影印舖……都在這幾年關門了,入面的叔叔姨姨也不知道去了哪裏,令他很不開心。

偉偉天天做完功課後都向快樂王子說故事,令走不動的王子既開心又傷心。有天梁伯伯回到L Place,經過快樂王子時,向下屬拋下一句:「要加快重建速度,必要時期用必要手段,令L Place成為世界第一高樓。」王子聽到便生出不祥預感。這之後,王子發現自己所能見到,周圍的舊樓都開始拆卸,梁伯伯的機械鐵鳥把鋼筋挑出來堆積在L Place頂樓,使它成為又高又尖的黑塔與高臺。梁伯伯在自己的電視臺廣播說:「要令L Place變成廿一世紀最偉大,能與天比高的巴別塔!」

偉偉說士多附近的舊樓很多都摘去了,但沒有變成一朵朵花,卻變成又高又大的玻璃房子,自己的舊樓夾在入面,快被擠得抖不過氣來。後來偉偉又說有穿西裝的人天天來士多糾纏外婆,要她賣出物業重建,可是外婆說錢少其次,士多是她一生人的心血,不能賣,結果糾纏了幾個月,有一天士多門口有無名氏放了一籃錢與一個紮孖辮的公仔,外婆說那是外公用的東西。快樂王子說:「有公仔與那麼多錢,你外公不是很開心嗎?」「我不知道啊!公公幾年前去了天堂住!」快樂王子於是沈默了。

後來周圍舊樓愈拆愈多,玻璃房子拔地而起,L Place的塔也高到見不到頂點。有天偉偉說:「王子王子,我要搬了,梁伯伯為了改善我們的居住環境,要我們由旺角搬去沙頭角,從青蛙城的市中心搬去近心鎮的市中心,說那裏空氣好。我以後不能再見你了!」王子聽了,再快樂不起來。

偉偉搬走以後,快樂王子覺得L Place的空氣也變得冷清起來。不只偉偉,就連整個空間也愈來愈少人聚集,保安叔叔見到衣著不太光鮮的人坐在面前的眼淚上,說不能逗留,趕他們走,其他本來在這裏玩耍的小朋友,保安也說玩耍有危險,不能留下,結果開放給大家的公共空間變得空蕩蕩,只剩下一隊不苟言笑的保安。偶爾這片小空間有人走過,他們卻是叼著雪茄的紳士,或穿皮草的貴婦,他們眼睛都長在額頭,卻不會看他們頭上的王子一眼。沒有人再跟快樂王子聊天了,他好生寂寞。

空氣變得很差,海棠國吹過來的空氣又灰又有酸味,就連落下的雨也是酸的。王子聽到拿著雨傘經過的人說:「小心這些檸檬茶雨,會灼傷人。」人有傘子擋住檸檬茶雨,快樂王子卻沒有雨傘。這個雨季天天下著檸檬茶雨,雨滴灼傷了王子,他頭上流下一行水份,滴在前面的眼淚凳子上,看來似是檸檬茶雨,又似人的淚,可是王子分明沒有眼睛,他平時看周圍的東西都只能用心的眼。

這個夏季的雨來得特別猛烈,酸酸的傾盆大雨灼傷王子,他的黑色金屬皮膚開始生鏽,直到有一天,雨水滲入王子的黑色心臟,心也生鏽了……七月一日清晨,大家發現快樂王子斷成無數碎片的遺骸撒滿一地,梁伯伯立刻命鐵鳥叼走掉去推填區。梁伯伯在Twitter與Facebook宣佈:「都市重建計劃將會推向青蛙城所有舊區,改善市民生活。梁氏是良心企業,會重用舊鋼筋在快樂王子原址重塑更雄偉的雕塑,象徵本城精神,叫:極樂王子!」

20171226‧Boxing Day

 


旺角的其他文章(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