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炭・山尾街

山城,單車的鈴聲

Kelly Lo 文類:小說

作者簡介

Kelly Lo

熱愛閱讀與寫作,每天都在學習新知。作品散見︰《明報》副刊,《星島日報》校園版、《成報》副刊、《文匯報》副刊、《立場新聞》網站媒體、《輔仁文誌》網站媒體,以及《教育署》出版的刊物等。曾獲《成報》小作家創作比賽的優異獎。


 

朝暉,他自副學士畢業後,踏入社會大學的第一份工作,偏偏就是在這個山旮旯的工業區 — 火炭。

火炭站以亮麗的橙色為車站的顏色,是港鐵東鐵線的一個中途站,火炭站B出口的指示牌標示為穗輝工業大廈。朝暉步出火炭站,他又走在這條熟識的上班路上。四季之中,他最不喜歡的是夏天,在酷熱的盛夏,行走這段沒有任何東西遮蓋的十五分鐘路程,往山尾街華樂工業中心,每每都令人汗流浹背。

深秋的季節,天氣依然炎熱,他嗅出身上的襯衫散發出一股汗水的味道,極討厭。汗味只需找件替換的衣服便可解決問題,然而路旁那條火炭河的河水氣味卻是令人噁心。環境污染,偶爾臭氣沖天,路過的人難免會掩鼻而行;這些難聞的氣味是來自工業區,非法傾倒的工業污水而造成的,再加上一些垃圾懸浮物,河水有時混濁得像一個染布缸。

朝暉自知學歷給人看輕,懷才不遇的他在心裹默默的想過取得職場經驗之後,就會出城,他時常在內心高呼︰「我要衝出火炭這個工業區!」。他每次在內心吶喊完之後,心底總是湧起一股莫名的惆悵。時間如白駒過隙,一份任職產品平面設計的工作,不覺已三年。

火炭,在朝暉的眼中是一座被高山環抱的山城。他戴上耳機聽着美妙的音樂邁步,視線觸及馬路附近的火炭村,村屋的高度頂多是兩至三層高,紅色或橘黃色的瓷磚鑲嵌天臺的邊緣,是典型的村屋設計裝潢。放眼望見的陽台都種滿各種各樣的花兒,比起高樓大廈,矮矮的村屋,才是沿途一道最美的風景。

一陣清脆的單車鈴聲響了幾下,朝暉猛然下意識的除下耳機閃躲一旁,回頭一看,是朋友敏兒。她老遠就看見一個像阿暉的背影,故意按響鈴來引起他的注意。

  「早晨!阿暉,原來真的是你。」

  「嗨!敏兒,早晨!」

   敏兒將單車稍為減速,並停下來,她穿着平底鞋,輕鬆的推着單車滴滴答答的與朝暉並肩而行。

  「很久不見,我以為你換了新工作。」敏兒微笑的說道。

  「不是,只是被公司調派往國內廠工作。」

朝暉低着頭,聳聳肩回應。

  「嗯,去年曾聽你說過不想再待在火炭區。」

  「你還記得

  「當然記得啦,我們是朋友嘛。」

  「對,我們是朋友」。

  「給自己一點信心,就像騎車一樣,你有信心自然騎得更遠。」

敏兒,天生就是一副樂觀的性格,喜歡直話直說。

  「你近來在忙什麼?」

  「我,我都是在發白夢,哈哈!」

  「有夢想是好事,期待你的畫展。」

他把臉轉向望着右邊推着單車行走的敏兒。

   這時,敏兒聽到朝暉這麼一說,臉紅的按了幾下單車鈴聲。談夢想,不是小學生的作文題目,而是一個切切實實追夢的人。

大約在兩年前,她卸下那件沉悶的套裝與高跟鞋,毅然放棄一份在中環任職會計師的工作,來火炭區追求夢想,在旁人看來,她簡直是瘋了。

火炭昔日的一些製造業,隆隆的機器聲,早已隨着九十年代的北上遷移而沒落,然而在最不顯眼的地方,卻是孕育藝術種子的搖籃。這裹聚集了許多藝術工作者,敏兒也是其中一員,成為一名插畫師。

火炭每年的藝術盛事,工作室開放日,吸引許多公眾人士前來參觀,這裹大約有二百多間的藝術工作室,分別進駐在不同的街道工廈裹。這些創意藝術包羅萬象,分別有陶瓷、繪畫、雕塑、以及視覺藝術如多媒的電影製作等等,這區因此而變得熱鬧,故有《伙炭藝術村》之美譽。

敏兒自小就喜歡繪畫,而阿暉則是一個漫畫迷,去年的藝術工作室開放日,偶然的相識,年齡相若的他們彷彿一見如故。

 有點木訥的朝暉,忽然也淘氣的按幾下鈴聲來呼應。

 敏兒,瞟了他一眼,忍不住的噗哧一聲笑。

 兩人走着走着,來到一個露天的巴士總站,即穗輝工業大廈對面。陽光下,一座高聳藍色的玻璃帷幕外牆的樓宇,人稱玻璃屋的沙田商業中心,夾雜在滿是破舊樓宇的街道上,顯得格外耀眼,別具一格。

在巴士站旁有最地道特色的大排檔,喜歡吃小炒風味或時令菜色以及招牌菜乳鴿都是最著名,大排檔的旁邊是籃球場。

「你看,穗輝大廈門口那棵紫荊花開得多燦爛。」

敏兒興奮的說。

「我前天已拍攝紫荊花的大特寫。」

朝暉拿出手機似乎要給她看。

他們的重遇,一起走在回辦公室的必經之路,一條最長的山尾街,街道的兩旁工廈林立,峰山、宇宙、豐利、華樂工業中心分別有B、D、F座,然後一直延伸至嘉里貨倉。

單車的滴答聲,彷彿有節奏的劃過凹凸不平的路面,玻璃屋的地下有兩大快餐連鎖店進駐,肯得基與麥當勞,炸雞與薯條的味道都令人膩煩。汽車維修店的柴油味,夾雜餐廳小店的抽油煙機噴出的廢氣隨風飄揚。斑駁破舊的大廈外牆,隨意可見的招貼廣告,猶如一幅紛雜的壁畫。

宇宙工業中心對面是郵局,郵局附近有一個小型的遊樂場,遊樂場旁邊有幾間用木板搭建的熟食市場。

「敏兒,你吃了早餐沒有?」

「還沒有,待會叫外賣。」

「你呢?」

「已吃過了」

「你最喜歡吃那一間餐廳的食物?」

「石器時代的大排檔」

「咦!我也是」朝暉嘴角微揚淺笑。

 在山尾街交界的一條穗禾路轉入的內街,是一條傾斜的牛湖托街,分別是華樂工業中心的A、C、E座,他們不知不覺的來到這個路口,不約而同的呆站着。

  「啊,你到了。」

  「是…是到了。」

 「敏兒,請問今晚…今晚下班後一起去沙田看電影好嗎?」

朝暉彷彿在左顧右盼有點結巴的問道。

 敏兒調皮的按幾下單車的鈴聲,叮鈴叮鈴的作響。

「你沒空嗎?」

他一副失落的表情。

  「哈哈!你聽不出我的單車鈴聲在答OK!OK呀!」

朝暉搔頭笑了一笑說︰「那就讓我騎單車,你坐後座。」

他接着向她揮一揮手,走進華樂工業中心的E座。

「今晚見!」

敏兒腼腆的笑,然後一股勁兒推着單車轉向黃竹洋街的方向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