鰂魚涌・英皇道

夜總會的下午茶

陳政嫺 文類:散文

作者簡介

陳政嫺

因工作關係,需要寫文章;為了心理健康,沒法不寫文章。


 

自從換了工作,我由渺無人煙的環保大道走上了人來人往的英皇道。

從辦公室往東走,會經過大酒店。剛開始時上司怕我介意,故意繞路,我卻頗喜歡看看花牌上的名字,「金」、「泉」的出現率高,顯然對上一代,或兩代而言,這些都是好字。我也喜歡嗅嗅花的氣味,白花好像連氣味都沒那麼俗艷。過了馬路,又會有兩家花店,大酒店和花店是共生的,花對人來說重要,不知何時起,哀傷時候要花,高興時也要花。花店的人長期忙碌。

花店旁是七重天,我常常一個人到七重天吃下午茶,吉列魚柳、吞拿魚豬仔包連奶茶,盛惠廿六蚊,在港島區是驚人價錢,重點是不偷工不減料,廿六蚊還附送老闆搭訕,甚是划算。有時老闆會認真看小丸子,帶着研究的神色看,不知研究什麼。每天喝熱奶茶的我,有次突然想知這裡的冰咖啡味道如何,下午喝了咖啡,眼光光了一整晚,就為了那個時刻的好奇心。

在七重天的時間,是最輕鬆的,昏暗的燈光下,坐在老化的皮椅上,讓對了電腦半天的眼睛休息,看看電視,聽切開鬆脆的吉列魚柳時,發出的嘎吱聲。七重天是傳說中的至善之地,英文則取了一部分意思,成了歡樂的代名。

至善與否不可論,卻肯定這北角的七重天從前是歡樂的。七重天位於麗池花園大廈旁。轉進去麗池旁的路,路寬人少,甚愜意。我試圖在地圖上找出這勾進去的路叫甚麼名字,不果,或許是來這裡的人,醒着進來,醉了回去,忘了給這小路起個名字。

我在新界長大,不知港島舊事。原來麗池是四、五十年代有名的夜總會,當年麗池旁已是北角的海岸,據說在沙灘上辦了香港第一届香港小姐競選。現在卻是見樓不見海,第一屆港姐要是回來走一趟,應該會感嘆,香港走樣比起她的身材,走樣走得更快。

霎眼這個走樣的地區,又被嫌老化,對面的士多老了,走在路上的電車老了,老化就危險,老化就沒效率,我們有無限個理由支持自己貪新厭舊,直至子女嫌自己老了,跟不上世界的速度。

太古坊的上班族走得很快,神氣得很,和這裡格格不入,到他們長成這個老樣,這區大概又化成另一個樣子,不知這個歡樂的七重天,到時還在不在,會研究小丸子的老闆,又在不在?

 

投稿連結

鰂魚涌的其他文章(1)